亚博编辑整理"/>

名人与温泉养生

华夏大地山清水秀,温泉浩繁。古往今来,文人骚人与温泉结下了疑惑之缘,或沐温泉以摄生,或浴温泉以疗疾,或泡温泉以吟诗,或游温泉以作赋,留下了很多逸闻趣事。

东汉科学家张衡对温泉颇有见识,他在“阳春三月,百草萋萋”之时,“适骊山,不雅温泉,浴神井”,大赞此地“览中域之珍怪,无斯水之神灵”,写下了《温泉赋》,在《温泉赋》中云:“气候谣错,有疾病兮;温泉泊焉,以流秽兮;蠲除苛慝,服中正兮;熙哉帝哉,保人命兮”之语,道出了温泉有治病、除秽、保健的功能。

唐玄宗李隆基喜好温泉浴,醉心温泉摄生,几乎每年要接杨贵妃到华清宫过冬,洗澡嬉乐,尽情享受温泉的乐趣。为此,大诗人白居易写下了描写杨贵妃泡温泉的千古诗句:“春寒赐浴华清池,温泉水滑洗凝脂,侍儿扶起娇无力,于是新承恩泽时。”因为常泡温泉,唐玄宗对温泉的疗养感化颇有认识,他在一诗中写道:“桂殿与山连,兰汤涌天然。阴崖含秀色,温泉吐潺湲。绩为蠲邪著,功因养正宣。愿言将亿兆,同此共吕延”。

宋代苏东坡对温泉情有独钟,被贬惠州时,曾旅游惠州温泉瀑布,并宽衣解带洗澡在温泉之中,并作《温泉诗》:“新浴觉身轻,新沐感发稀。”道出了洗澡温泉的痛快感受。他旅游庐山时,看到温泉院的壁上有一个叫可遵的僧人在此留下的温泉诗:“禅庭谁作石尤头,龙口汤泉沸不休。直待众生总无垢,我方清凉混常流。”苏东坡想,这首诗题问颇多,于是亦戏题一绝于壁上:“石龙有口口无根,自由流泉谁吐吞。若信众生本无垢,此泉何处觅寒温。”留下了苏东坡吟咏温泉题壁诗的美谈。

明代大旅里手徐霞客终身走南闯北,不少温泉景区留有他的脚印。他曾旅游广西陆川温泉,赋诗道:“一了相思愿,钱唤水多情。腾腾临浴日,蒸蒸热浪生。满身爽如酥,怯病妙如神。不慕天池鸟,甘做温泉人。”他沉醉于昆明的安宁温泉,称此温泉“其色如碧玉,映水光艳烨然。余所见温泉,滇南最多,此水实为全国第一汤,此处不成不浴。”在《徐霞客纪行》中,徐霞客还对云南腾冲温泉作了出色描述。

明代诗人杨慎久居云南曹溪寺著书,常到温泉洗澡,写了很多温泉的论著,如在《温泉诗序》中就总结安宁温泉有泉水清亮、天然石凹、浮垢自去、不积苔污、温凉适宜、汤茶极好、宜于烹调等长处。他还在《安宁温泉》一诗中写道:“何如碧玉温泉水,绝胜华清礜石池。已挹金膏分沆瀣,更邀明月濯波纹。”

明代医学家李时珍是我国最早的温泉分类学者之一,曾将我国的温泉分为热泉、冷泉、甘泉、酸泉和苦泉。他对温泉的疗疾保健方面颇有研究,在《本草纲目》就写道:“温泉主治诸风湿、筋骨挛缩、肌皮顽痹、手足不遂,无眉发、疥、癣诸疾。”

清代乾隆皇帝喜好洗澡温泉,曾下旨在小汤山温泉处建筑行宫一座,还封了小汤山“京北温泉第一镇”的美称。现在,昔时行宫的竹竿山北崖,还雕刻着乾隆皇帝的御笔“九华兮秀”。他的咏温泉诗:“炎液喧波能愈疾,曾闻泉脉出流黄。化工神运不思议,好事应教证水王。”赞誉了温泉疗疾保健的功能。

文学家郭沫若曾三次到云南安宁温泉调查,由衷地吟出“我来三度如新至,跃进楼台满院春”的感受。他游历小汤山温泉时曾写下了题为《念奴娇·咏此泉·小汤山》一词:“京畿右翼,小汤山,一脉温泉无色。广厦万间,新成立,引玉池清亮。冬日疑春,朔风孕暖,溪内游龟鳖。华清何故?令人高下难说……请看今日,兵民共享温热。”郭老对小汤山温泉的赞誉之情尽在词中。

本文由亚博编辑整理亚博app官方


电话咨询
产品中心
最新案例